欢迎您光临某某医疗机构!

默克尔碳中和新政能否左右德国汽车?

时间:2022-05-06 09:10

作者|李翔

●●●

5月6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宣布:“德国将进一步提高减排目标,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65%,2045年实现碳中和。”根据新计划,2030年碳排放将在欧盟标准基础上进一步降低10%,比原计划提前5年实现碳中和。默克尔的表态让德国成为第一个在2030年前进一步提高减排目标的欧盟成员国,也是G20中计划实现碳中和的国家。

这不是德国第一次提前制定“碳减排计划”。起初,德国计划在1990年的基础上,2050年碳减排80%-95%,随后提出2030年碳减排50%-55%的目标。2020年12月,德国设定了2030年碳减排55%、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最终目标,目前符合欧盟标准。

就在默克尔即将卸任德国总理之前,德国的碳中和目标再次提出。由于德国政府尚未明确具体的减碳措施,这一消息引发了多方讨论。德国业界认为,默克尔政府为“后代”增加了“不公平”的负担。另一种声音认为提前存在合理关联,2030年减排65%是德国2045年实现碳中和的必要路径。

德国1990年二氧化碳排放峰值数据

从数据来看,德国是欧洲碳减排行动的“好学生”。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德国碳排放总量为7.39亿吨,比2019年的8.11亿吨下降8.7%,比德国1990年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基数(12.48亿吨)下降42.3%,超过了德国此前设定的2020年减排40%的目标。

但德国智库指出,2020年超额完成目标与疫情有关,因为疫情约占碳减排的60%。事实上,如果不考虑疫情,估计整体减排只有37.8%,这意味着德国无法实现2020年的碳减排目标。

汽车预言家计算,德国用了30年的时间减少了5.1亿吨二氧化碳当量。要实现2030年的目标,需要在10年内至少减少2.6亿吨二氧化碳当量。以1990年德国二氧化碳排放峰值12.48亿吨计算,此前2030年的目标约为5.43亿吨,本次增加后的目标为4.37亿吨。

对德国来说,提前实现碳中和的前提是完全退出燃煤发电,将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提高到70%左右,过去十年新增1400万辆电动汽车使用。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常务副校长李克波在接受汽车预言家采访时表示:“碳中和是一件需要多方参与配合的事情,碳中和需要生产端和回收端两方面协调配合”。对于汽车企业自身来说,虽然汽车使用端的碳减排幅度较高,但生产端、回收端和上中下游企业的碳足迹却不容忽视。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对整车企业进行统一管理。另外,大家也需要注意回收。未来的回收利用是汽车公司去除碳的重要途径。"

相关数据显示,德国汽车产业及上下游产业链的年碳排放量约占全国的65%,这意味着一旦德国计划提前减碳,作为德国工业支柱的汽车将首当其冲。重要的是,德国的碳减排计划与欧盟不同。德国的目标无疑是对整个行业的碳减排提出更高的要求和效率。欧盟对汽车的审计只是在排放阶段。这就要求德国汽车企业需要在生产、供应、运输、使用和回收方面实现有效的碳减排。

以德国2020年的数据为例,年排放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能源消费、工业生产和交通运输的下降。其中,部分放电电量2.21亿吨,下降14.5%(3800万吨);交通运输部门排放1.46亿吨,同比减少11.4%(1900万吨);节能汽车仅减排200万吨。

工厂太阳能生产设施

以宝马集团为例。2020年宝马集团碳排放总量为6582.8万吨,宝马集团工厂购电/用热碳排放量最多下降70%左右。2020年,宝马工厂的碳排放将低于2019年的三分之一。目前,宝马在德国的工厂已经开始使用可再生能源,莱比锡工厂的4台风力发电机提供了生产宝马i3所需的全部动力。德国丁格芬和慕尼黑的工厂使用100%当地绿色水电为BMWiX和宝马i4的生产提供动力。从能耗水平来看,与2019年相比,2020年宝马在全球工厂增加了沼气和太阳能光伏能源的应用,分别达到2194889Mwh和192911Mwh,超过三峡水电站一个季度的发电量。

2020年德国电力结构,括号内为2019年的百分比。

报告显示,可再生能源占德国电力结构的45%,其中风能和光伏发电占主导地位,风能增长超过三分之二,光伏发电同比增长超过30%,首次超过燃煤发电8.5 TWh。这家德国智库认为,德国要想在2030年实现目标,就需要继续扩张:“按照我们的安装速度,风能的增长必须是前几年的三倍,太阳能的增长必须是前几年的两倍。在过去的十年里,德国成功地将可再生能源在电力消费中的比例从17%提高到了46%。直到2030年,我们现在都需要做出类似的努力。”

德国各部门碳排放统计

风能和光伏份额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德国对碳排放配额的管理。自2015年以来,燃煤发电减少了一半以上,而同期风力发电增加了三分之二。2020年,德国燃煤电厂将面临高碳配额和低需求,这使得它们无法与廉价的可再生能源和有竞争力的天然气价格竞争。随着德国政府在2038年开始逐步淘汰煤炭,煤炭产量正在减少。此外,随着Philippsburg 2核电站的关闭,德国也开始了核淘汰,到2020年核产量将下降14.4%。

从这个角度来看,随着全球汽车电动化、智能化时代的到来,排放端的碳排放减少已经成为必然趋势,关键在于生产端的能源动力和回收端的回收“中和”能力,而德国在能源方面取得了世界领先地位, 而德国车企则开始在回收端陆续尝试旧电池发电,这似乎传递出一个信号,即德国车企的碳中和压力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

相关人士推测,除了德国自身的上述原因外,德国加速减排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使美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并可能在2030年增加签署国的目标。根据协议,各签署国应通过各方共同“自主贡献”的方式,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上升控制在2℃以内,并将气温上升控制在1.5℃以内。美国的进入无疑会增加其他国家的压力。一方面,它将回应欧洲联盟,另一方面,它将分担新成员国的压力。